香港賽馬會社區資助計劃 - 婚姻調解服務
賽馬會離異父母支援服務
選單語言 : 繁體 | 簡體

過來人語

《渺小與力量》

之明

一天晚上,兩口子剛吵了咀。我批評妻,說她不曉得料理家務,自己不盡妻子職責,反要我來幫她洗碗,掃地。我整天在外工作,回到家裡,希望能舒舒服服休息一下子。不想到什麼都是一團糟,什麼都要我親手去做,找不到一刻寧靜。

妻聽我這樣說,一氣之下,爬上床,把自己蜷成一團,縮在床角,嗚嗚咽咽起來。

見她這樣,我感到更不耐煩,氣往上沖。怎麼?連這一點兒批評也受不住!難道我說錯了!真討厭,只會用眼淚撻人。我今天整天不知受了多少氣,那個姓陳的傢伙,明明自己份內做的工作,卻要交給我做,分明是欺悔到我頭上來。回到家,又要受你氣,哭哭啼啼的,真沒趣。

我坐在床的另一角,身體斜向外側,心裡起伏,但卻默不作聲。眨眼間,我看到兩人之間隔著一個海洋。妻渺小,畏縮在海洋的彼岸。我的心冷了半截。

想起工作,我側眼望她渺小的身形,一陣悽然。她在白天不也要工作?生活的担子,不也同樣壓在她的肩上嗎!壓得她瘦瘦的,小小的。回到家裡,她何嘗不希望品嘗到家的溫暖、舒適。我有否盡到丈夫的責任,與她一同建設、溫暖這個家呢?想到這裡,我很想撲到她邊,攬著她痛哭一場。但不知怎樣,我竟然提不起力量,跨不過中間隔著我們的海洋。她仍然背著我,蜷縮著,慢慢靜下來.....失去了對丈夫的信心。

我摔一摔頭,挨近她,右手穿過她的頸背,抱著她的胳膊,左手輕輕放在她大腿上,身體貼著她的背,面靠著她的面。儘管心中千言萬語,但一句也說不出來。我發覺自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。幸好我的身體跨越了海洋,貼著她。

我發覺她蜷縮的身體漸漸鬆弛,原本渺小,軟弱的,現在慢慢伸直,灌注起力量來。她轉過身,抱著我。

我心想:妻,我不敢告訴你,其實我亦是一樣渺小。就讓我們兩個渺小的人多些互相體貼,互相溫暖吧。可能我們因此會更有力量挺直腰、更有信心面對世界。

回到2010年的過來人語


瀏覽人數:front.cou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