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賽馬會社區資助計劃 - 婚姻調解服務
賽馬會離異父母支援服務
選單語言 : 繁體 | 簡體

過來人語

《迎風展翅》

捷奕

原本帶著太太和兒女回流香港,雖然知道會困難重重,一把年紀要重新找工作,兒女要適應新環境、語言、學習等等,但夫婦倆一起努力重新建立根基,應該是難不倒我們的。誰知回港不足一個月,太太便藉詞要回去探母親,從此不再回港,最初數天仍肯與孩子傾幾句電話,後來索性連電話都換了,從此失蹤。

我像發瘋一樣,不分日夜,長途電話聯絡她的朋友、家人、同事和父母等等,但答案都是一樣,不知道她在哪裏,和發生甚事。真想飛回去找她,但再想想,我又到哪裏找她?何況我身邊仍有一對幾歲大的子女要照顧,只好壓下心中萬千個問號,安頓好日常生活和子女的入學安排再作打算。

話雖如此,但仍無法處理心中的不解,我不能不明不白失去了一段婚姻、完整的家、子女的母親、一直以來的合作伙伴、未來的伴侶……。整日不停的想想想,都想不出答案,明知想不出答案,但又禁不住繼續想。失眠、情緒低落、生病、子女整天哭叫著要媽媽、生活適應的困難、經濟壓力、住屋等等問題,如排山倒海,不停纏繞,整個人陷於崩潰,連尋死的心都有,但回心想想,活到幾十歲,捱過這多風風雨雨,現在才去死,真不甘心,何況我仍有一對子女。找人幫忙吧!找誰?離開這久,朋友都變得疏離,父母不在,兄弟姊妹也有他們自己的家,更何況他們已幫我找地方住、搬屋、交租……,找社工吧!社工能幫到甚?不知道!既然連死都想過,又有甚可怕!話雖如此,作為一個大男人,當日風風光光,雄心萬象,舉家到外地發展,誰知時不我與,迫得回港,已很難面對,再要求外人幫忙,實在開不了口。掙扎了幾個星期,無法再支持下去,唯有鼓起勇氣尋求協助。

回想起來,我倒欣賞當日自己的勇氣,這份勇氣讓我能踏出尋求協助這一步,原來面子只是妨礙自己解決問題和成長的絆腳石,是自己的心魔。

社工的明白、接納、支持、協助我瞭解自己和婚姻,雖是無形,但力量無限,人漸漸能穩下來,思路也清晰起來。雖然對太太的離去仍感傷心、困惑、憤怒,但這是她的決定,她甘願放棄一個家、可愛的子女等等,這也是她要承擔的。漸漸心境明靜起來,更有力量去關心子女、解決現實生活的問題,和去開展新的生活。

回到2012年的過來人語


瀏覽人數:front.cou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