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賽馬會社區資助計劃 - 婚姻調解服務
賽馬會離異父母支援服務
選單語言 : 繁體 | 簡體

過來人語

《患病的婚姻》

阿芳

在這十多年的相處中,對丈夫都很有信心,一直以為不錯的婚姻,在去年終告「患病」了。

一天,丈夫說:「我有了二奶,希望你能接受。」掙扎了好幾天,我向他說:「我真的不能接受,你打算怎樣?」

他直接了當的對我說:「你給我點時間,我會跟她分手。」

可是自此,心裏的介懷令我變得無理取鬧,口說原諒,心仍未肯放過對方,疑心很重,常常要他保証再保証。

一個月後,可怕的事終於發生,在我不厭其煩的追問下,他承認仍未跟對方分手,矛盾的心情使他把問題拖著。在我的生命裏,從未如此被人看待過,心裏充滿著憤怒,這打擊令我無法招架,人像掉進深谷,不能自拔。

對丈夫差不多已絕望,身心像枯竭了,這刻我想到求助,約見婚姻輔導員,細心聆聽我的問題,在每次的會面上,輔導員引領我多方面思考問題,每次在思想上都有得著,像再重新認識自己,認識我與丈夫的關係一樣,人重新站穩住腳,不再過於執著擁有一帆風順的人生及完美無瑕的婚姻,事情彷彿有所「領悟」而產生多點力量去面對前境。

在朋友勸告下,我決定「行開吓」,躲到親友家中,將問題暫時擱置,心靈騰出了空間,於是,我開始閱讀,有幸遇上一些「過來人」文章,頓然發覺多了許多「同行者」,彼此都在掙扎著,在分享中互相勉勵,問題像輕了許多,於是我作最壞打算之餘,決定積極站起來面對問題,那晚,我終於可安然入睡。

翌日,再次與丈夫接觸,有了較正面的態度,丈夫較容易與我接近,彼此坦然分享多年的婚內情,焦點由「二奶」轉移到漸趨平淡的婚姻關係上。我們站在同一陣線,正面的為婚姻營造新的樂趣,增添新話題。最後,他邀請我跟他一起與女友說分手,而事情也告一段落。

從前,我總以為無病最是幸福。可是,原來病的過程中,也可令人更清楚本身的狀況,病過後會為生命增添抵抗力,我很珍惜這次經驗所帶來的反省。

回到2009年的過來人語


瀏覽人數:front.counter